【繪本第五章 飄洋過海找蜜拉】

05

 

和蜜拉在桃園機場告別後,我一個人搭著客運離去。感覺一切都很不真實,彷彿蜜拉還在台灣,沒有離開。只要一通電話,一封訊息,我們隨時都可以出來見面,一起吃晚餐,一起看電影。

我拆開蜜拉給我的信,仔細地閱讀。

「剛開始在台灣生活時,有點辛苦,常常在台北街頭迷路,不知道該去哪裡吃飯,也不太敢講中文。我花了好長的時間適應,認識台灣朋友,參加學校活動,才慢慢熟悉台北的生活節奏。

後來我們在新店的捷運站相遇。你穿著淺藍色的外套,手裡拿著袋子,專心地看著地圖,這也是我們第一次見面。一同走在街上時,我發現你總是很有幽默感,總是很開朗地和每一個人聊天,聽你說話,總是讓我笑嘻嘻的,你給了我非常棒的第一印象。

後來的故事,你已經知道了。你參與了我的人生,我們一同做了很多事情,去了很多地方。這些故事都成了我心中最美好的回憶,謝謝你給我的一切。

你勇於追求自己的夢想,這也給了我勇氣和啟發。我開始相信世界上沒有不可能的事情,希望有一天,我們也可以一起完成我們兩個人的夢想。

我在台灣已經十三個月了,我很想念家人,也很想念華沙的冬天。謝謝你理解我想和家人團圓的心情,你總是這麼體貼我,這麼諒解我,我真的很感動。

我媽媽常告訴我,只要我們擁有彼此,所有的問題都可以解決的。我會想辦法回台灣,想辦法回到你身邊。我們一起加油,一起為這一天努力,不要忘記對方,好嗎?

謝謝士愷,我愛你。」

蜜拉把我們認識交往的點滴都寫了下來,字裡行間透漏著真誠的情感,讀著讀著,我的眼淚也掉了下來。

遠方傳來了飛機起飛的聲音,那會是蜜拉搭的那架嗎?這也提醒了我,蜜拉真的要離開了,真的要離開了。

我終於明白了,何謂不捨,何謂心痛。我們才分開沒多久,我就已經確信,接下來的日子我都會無可救藥地想著蜜拉。

我們還能見面嗎?波蘭和台灣距離這麼遠,變數這麼多,我們還能有重逢的機會嗎?

一股聲音出現在我的腦海裡:為什麼我不主動採取行動呢?如果我現在不做些什麼,以後一定會後悔的。

我要去波蘭,我在心裡瘋狂吶喊,我要去波蘭找蜜拉。

我打開手機,開始查詢機票資訊。

我和蜜拉是在跨年夜認識的,這天對我們而言很有意義。也因此我訂了2014年12月30日的機票,希望可以和蜜拉再次一起跨年,一起度過專屬我們的紀念日。

收到航空公司的訂票成功確認信後,我轉傳給蜜拉。希望能在她的飛機降落後,給她一個驚喜。

隔天一早,我收到了蜜拉的訊息,算一算時間,這時候正是她抵達華沙機場的時刻。

「哇哇哇,士愷,我下了飛機,打開手機,就看到你的信。這是真的嗎?你要來波蘭了嗎?」

「蜜拉寶貝,妳才剛離開,我就開始瘋狂想妳了。不管如何,我一定要去波蘭找妳。」

「士愷,你真的很不可預測。」

「妳看一下機票的日期。」

「天啊,我們今年也可以一起跨年?」

「之前我們說好了,每年跨年都要一起度過呀。」

「太棒了,哇哇哇。」

我們都很興奮,即使還需要再等3個月,但這已經給了分隔兩地的我們,一個可以期盼的希望。

我們把希望,都放在那張飛往華沙的機票。

機票,成了我們的救贖。

【波蘭之旅】

下飛機前,我一度非常擔心,萬一蜜拉對我的感覺淡了怎麼辦?蜜拉看我的眼神,是否會和從前一樣呢?

飛機降落後,一出海關,我就看見了蜜拉。她穿過人潮,像個孩子一樣,蹦蹦跳跳的,衝過來抱住我,我們無視眾人的圍觀,相擁在華沙機場。

沒變,蜜拉一點都沒變,我稍稍鬆了一口氣。

「終於等到這天了。」我拍拍蜜拉的頭,在她耳邊輕輕地說。「我好想妳。」

「真的很難相信,好像在作夢。」蜜拉抹去眼角的淚水,笑了出來。「我也超級想你。」

歷經了三個月的離別,我們終於重逢了。我們深深對望許久,想好好彌補這些日子以來,沒能看到對方的遺憾。

「你穿這麼少,會感冒的,波蘭現在很冷。」蜜拉把一件軍綠色大外套披在我身上,還不忘細心地幫我綁上一條圍巾。看著她專注的神情,我有種幸福的感覺。

我們牽著手,一步又一步地走著,準備去火車站搭車。這種感覺,就像在台北街頭那樣。

「這些日子以來,妳好嗎?」

「我很好,不但和家人團聚,也拜訪了很多朋友親戚。」蜜拉說。「但是少了你,就是有那麼一點怪怪的。」

「我也是,妳離開之後,台灣對我而言,也不是印象中的臺灣了。」

「真的很開心能和你重逢,很開心你來波蘭。」

「因為我們說好了,每年跨年都要一起度過,不是嗎?」

我們緊握雙手,縱使隔著手套,依然可以感受對方的溫度。雖然天氣很冷,但我們的心裡卻無比溫暖。

這趟波蘭之旅,除了與蜜拉重逢之外,還有另外一個重大的任務,那就是拜訪她的家人。

在我的刻板印象中,見男女朋友的家長,應該是非常嚴肅的。大家會嚴肅地圍著桌子,嚴肅地泡茶,聊些嚴肅的話題,有的人甚至會試圖探聽對方的家產。我非常擔心這種鄉土劇情節會真實上演。

除此之外,最令我害怕的,其實是語言的問題。蜜拉的父母不說中文,也不說英文。而我不說波蘭文,也不說俄文。這種狀況下,我們要如何溝通呢?

我很擔心蜜拉的父母會因此不喜歡我,於是在出發之前,我臨時惡補了幾天波蘭語。從自我介紹、打招呼,一路學到數字。但波蘭語不是個好上手的語言,臨時抱佛腳當然還不夠,這樣的程度依舊沒辦法和波蘭人做深度的交談。

那到底該怎麼辦呢?

我帶著這樣不安的心情,和蜜拉一起回到老家。

蜜拉的父母、哥哥、妹妹,都熱情地出來迎接我。一見到他們,我便一股腦地把腦海裡所有記得的波蘭文說了出來。

「你好,我叫葉士愷,很高興認識你。一二三四五六七……」

緊張過頭的我,講得零零落落,大夥笑成了一團,尷尬的氣氛一掃而空。

我們一起圍著餐桌吃飯,媽媽端出了拿手的波蘭菜餚,怕我吃不飽,上了一道又一道。還在念高中的妹妹,教了我幾句簡單的波蘭語,還偷偷告訴我蜜拉的小秘密。

用完餐後,蜜拉也充當我們的翻譯,讓我可以和他們聊天。我們聊了很久,這中間,蜜拉一度離開去洗澡,讓我自己試著和家人互動。我發現,即使我們無法以波蘭語暢所欲言,即使我必須不斷比手畫腳,我們的互動仍舊相當愉快。

鄉土劇的情節沒有發生。蜜拉家人想了解的是我的個人特質,而不是物質條件,與他們相處就像是在交朋友一樣,沒有任何不自在的感覺。

我深深地理解到,比語言更重要的,其實是一顆關懷對方的心。即使我們是不同種族、有著不同文化、說著不同的母語,大家還是可以自在的相處,變成好朋友。

我也在心中默默許下承諾,今後一定要為蜜拉好好加油,不要讓他們失望,要讓蜜拉成為最幸福的女孩。

繪師:Crystal Kung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