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我們是台灣人?還是波蘭人?比國籍更重要的事】

111

蜜拉當初來台灣,搬來我的老家時,在我們社區造成了不小的轟動。這邊地處新北的邊疆,外國人不論是旅行還是工作,都不太會選擇這裡。也因此,蜜拉的加入,成了這一帶熱門的話題。

當我們走在路上時,總是可以有意無意地感受到,街坊鄰居投來好奇的目光。那種感覺,就好像有一盞鎂光燈,一直打在蜜拉身上一樣。

和蜜拉一起回波蘭時,情況就完全相反了。當我們造訪觀光客較少的小鎮時,就換我站在鎂光燈下了,頻頻和波蘭小朋友對到眼的感覺,真的很特別。

這樣的狀況我們都可以理解,人們本來就會特別留意不一樣的人事物。在台灣,在波蘭,蜜拉和我會各自成為當地的焦點。這些關注都沒有惡意,僅只於好奇,所以我們也不會覺得不舒服。只是會覺得可惜,既然產生了好奇心,為什麼不來和我們聊聊天,交個朋友呢?

當我們進行求婚旅行,開始遊覽其他歐洲國家時,狀況又有些不一樣了…..

我們的第一站是挪威首都奧斯陸。下了飛機,出關之後,我們打算搭火車去市區。進車站前,遇到一位穿著員工制服的金髮男,年約35歲。他一見到我,就對我說起挪威語。

「抱歉,我不會挪威語。」我用英語回應他。

「啊!我以為你是挪威人。」他切換成英語模式,尷尬地笑了,和我揮手告別。「沒事沒事。」

雖然不知道他原本想做什麼,但這一幕還是深深烙印在我腦海裡。

和蜜拉上車後,我仍舊不斷思索剛剛那段插曲。挪威男竟然不說「我以為你會說挪威語」,而是說「我以為你是挪威人。」在這裡,東亞面孔的我,也可能被當作當地人嗎?

那盞文化和種族差異的鎂光燈,在這裡,消失的無影無蹤了。縱使我長得不一樣,當地人也能和我互動,我可以被當作是當地人。

火車抵達市區後,我們走出奧斯陸中央車站。舉目望去,發現這裡的人口組成相當多元。東亞人、黑人、中東裔都不在少數。有著這麼多不同的人,在這裡生活,在這裡相遇。或許也是因為如此,那位鐵路員工,才會覺得我也可能是挪威人吧!

這也讓我聯想到有趣的問題,等我和蜜拉正式結婚之後,波蘭人會認定我是波蘭人嗎?台灣人會認定蜜拉是台灣人嗎?

也許是哪國人,根本也不是最重要的。如果我們能夠拿掉那盞鎂光燈,撇開國籍人種,以一般人的方式交流互動,我們也才有機會更認識彼此。

所以我們決定,以後不管在波蘭或台灣,只要遇到好奇的目光,我們就上前打個招呼,分享故事就對了 :)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