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發衝浪 2 起點

1公寓外觀

 

我住在兀蘭,位於新加坡北邊,非常靠近馬來西亞。

考量有些同事會攜家帶眷來,公司一律提供三房兩廳的公寓給每個員工。單身的我,就這樣一個人搬進寬敞的家。

第一晚其實還蠻恐怖的,我一直有種錯覺,彷彿漆黑的屋子角落,藏著許許多多未知的東西。正如我對未來的生活一樣,充滿了莫名的恐懼。我甚至還得開盞小燈,才得以順利入眠。

這種感覺有點像當兵,我回憶起入伍的那晚,躺在躁熱的床上,心裡五味雜陳。嘈雜的電扇,鄰兵的打鼾聲,放大了此刻的孤寂。短短幾個小時內,我就從熟悉的環境,到了截然不同的地方,很陌生也很詭異。

在新加坡的第一個月,每天下班之後我都往市區報到,縱使必須花上一個小時,我也不會覺得厭煩,一切的事物對我來說都是新鮮的。台灣的朋友介紹了一些新加坡朋友給我,他們很熱心的帶我跑遍這個城市,介紹了許多秘密景點給我。他們告訴我哪些餐廳是本地人的最愛,哪些餐廳則專門坑殺傻呼呼的觀光客。靠著這些朋友的協助,我很快的適應了這裡的生活。

剛到任的我擁有三天特休,新加坡朋友建議我出國好好玩一下,便介紹了廉價航空訂票網站給我。一看到那不可思議的便宜價錢,我馬上訂票,飛到了曼谷。當初在台灣認識的泰國朋友從臉書得知我在曼谷,二話不說,很夠義氣的開車前來,載我到他的故鄉北碧遊玩。

他帶我爬了有名的七層瀑布,逛了傳說中的桂河大橋。最後甚至邀請我住在他的老家,那是一棟柚木打造的傳統泰式莊園,美輪美奐,有點像電影「國王與我」裡面皇族住的地方。當晚,我一邊聽著蟲鳴,一邊望著窗外滿天星斗。我不禁想著,如果不是他,我現在應該在曼谷的酒吧,聽著發酒瘋的老外咆嘯,盯著電視的足球轉播發呆吧!

回到新加坡後,短短的幾個月內,台灣的家人和朋友陸續來拜訪我。有朋自遠方來,我當然很高興,然而那卻意味著,我必須和他們一次又一次的告別。我意識到,自己是唯一一個必須長時間待在這裡的人。那道別後的沉靜,是如此讓人恐慌。偌大的室內空間,對我而言反倒成了種壓迫。

對於新加坡的新鮮感漸漸消失了。下班之後,除非有朋友邀約,不然我會直接回家,整晚流連在廉價航空網站。只要發現特價的機票,我便馬上搶購。規劃三天兩夜到鄰近國家的小旅行,變成我新的興趣。

然而我不可能每個週末都往國外跑,大部分的時間還是得待在新加坡,我必須找點事情來做,如果一直待在家裡當宅男,就失去離開台灣的意義了。

某一天我無意間在ptt逛到沙發衝浪板,旅居世界各地的鄉民們,提供免費的地方給背包客暫住,可能是一張床,可能是一張沙發,甚至可能只是地板的一角。沙發客可以藉此參與沙發主的生活,體驗當地的文化。

這不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個概念,某位大學同學,當初在德國當交換學生時,也嘗試過沙發衝浪。聽她述說自己借住別人家的經歷時,我覺得這實在是很危險很瘋狂。和陌生人住在同個屋簷下?不怕遇到壞人嗎?不怕被搶劫嗎?

這對當時的我而言,是個前衛至極,讓人不敢嘗試的點子。

然而我想起了我的新加坡朋友,我們原本素不相識,他們卻很熱心的帶我認識這個城市。還有我的泰國朋友,其實一開始我們也沒有非常熟,但是她卻願意帶我遊遍她的家鄉,甚至敞開雙臂,讓我住在她家。

這樣不帶任何利益交換的互動關係,似乎是可能存在的。而提供房間給背包客借住,帶他們遊覽新加坡,似乎也是一個告別無聊的好點子。

那就來試試看吧!我告訴自己。

一開始我只想接待台灣的背包客,覺得彼此都講一樣的語言,生長背景也類似,應該比較簡單好上手。於是我上了ptt沙發衝浪板,貼了一篇沙發邀請文,歡迎背包客來我家借住。

沒多久後,就開始陸續收到沙發請求信了。只要自介豐富,態度誠懇,我通常都會答應。我打開大門,歡迎他們來借宿,我也帶他們逛新加坡景點,吃新加坡美食,如同新加坡和泰國朋友帶我遊覽一樣。

我就這樣陸續招待了十幾位台灣沙發客。

==========
本文出自士愷著作〈在家環遊世界!400沙發客住我家〉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