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情侶告別之後 如何迎來轉機?】

13161709_964624330299984_3850882563429463873_o

大家是如何看待情侶間的告別呢?當對方要去很遠的地方,你們可能有段時間不能見面,到底該如何調適那樣的恐懼呢?

第一次和蜜拉告別,是在2014年元旦,蜜拉在新店的住所。當時覺得很可惜,好不容易遇到這麼談的來的人,竟然馬上就要說再見了。但畢竟才剛認識幾小時,所以情感上還勉強能接受。

第二次和蜜拉告別,是在2014年2月,新加坡樟宜機場。我們在新加坡度過愉快的5天後,我和蜜拉表達心意,開始交往。因為已經正式在一起了,所以分離的感覺,比起第一次告別,更讓人捨不得。

接下來,我們每個月都要歷經一次告別。我每個月都會回台灣見蜜拉,如同偶像劇「我可能不會愛你」那樣,常常往返台灣和新加坡之間。

礙於工作的關係,我每次只能待三到四天的時間。也因此,和蜜拉相處的每分每秒,都很珍貴。然而現實總是殘酷的,如同灰姑娘參加舞會,總有個討人厭的鐘聲,告訴我十二點到了,該回新加坡了。

每次假期結束前,蜜拉總會送我到桃園機場,兩個人依依不捨地在入境口哭成一團。

一再地相聚,一再地分離。機場對我們而言,成了淚水的同義詞。

最令人痛苦的分離,發生在2014年9月,依舊是桃園機場。當時,我已經被公司調回了台灣,和蜜拉在同個城市相處了2個月的時間。然而已經離開波蘭許久的蜜拉,結束了台灣的語言課程,很想念家鄉,想回波蘭陪陪家人。

雖然蜜拉和我約定好,會在隔年回台灣念研究所。但不確定的因素太多了,萬一蜜拉研究所沒有錄取呢?萬一計畫有了變卦呢?這次離別之後,我們真的還能相會嗎?

看著她離去的背影,我忽然想起從前讀過的小說<項塔蘭>,裡面有一段話,是這樣說的:「你真正恐懼的,不是她不再想你,而是在她離去之後,你仍然無可救藥地想著她。」

我無可救藥地想著蜜拉,蜜拉也無可救藥地想著我。

然而恐懼和擔心,都對事情沒有幫助,我們開始為這段關係採取行動。.我們持續透過網路,每天交換故事,參與對方的生活。三不五時,我們也會寄小禮物給對方,給對方驚喜。縱使有著空間的限制,我們還是無條件地當對方的靠山,支持對方的所有決定。

種種的行動,讓我們克服了距離,克服了時差。克服了生活中各種不同的挑戰後,我們最後終於順利在台灣重逢。

和情侶告別,一定是難受的。告別之後,還得面對各種挑戰,彼此也容易爆發衝突。然而只要採取行動,積極面對所有的考驗。或許告別的危機,也能帶來轉機,換得一段更堅固的關係。

祝福每位必須與對方暫時告別的朋友: )

 

 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