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來自斯洛伐克的女醫生】

DSC_1422

在台北街頭,我和來自斯洛伐克的情侶,暢快地聊了一晚。

回家的路上,我想起了在新加坡時,招待過的那三位斯洛伐克女孩。他們做了一頓斯洛伐克的點心給我吃。軟軟的煎餅,配上酸酸甜甜的白醬,特殊的口感,讓我印象深刻。

我們一邊吃點心,一邊閒聊。

「妳們的朋友也像妳們一樣,都很喜歡旅行嗎?」

在國中當地理老師的蘭卡苦笑搖頭,告訴我斯洛伐克的薪水不高,所以旅行的風氣不盛行。她可是存了很久的錢,才有機會到東南亞背包旅行。

我原本想追問斯洛伐克的經濟狀況,但覺得對歐洲人來說,聊錢是不禮貌的,便打消了這個念頭。沒想到剛拿到醫生執照的凱薩琳,竟然直接告訴我她的薪水。

以醫生這個行業而言,這個數字真的不高。

「在歐洲其他國家當醫生,很容易拿到比斯洛伐克高好幾倍的薪水。所以很多年輕醫生,都試著跑去外國行醫,使得當地醫護人員嚴重不足。我們只好去找來自更貧窮國家的醫生,來填補缺口。在斯洛伐克的醫院,有一半的醫生都不是本地人。」

當時的我聽完,覺得這種醫療環境真是難以想像。一年多過去了,回到台灣後,看到護理人員的困境,我忽然覺得,那樣的環境不再難以想像了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